让选手又爱又恨的山地马拉松赛道 ——2017中国?代县?雁门关国际骑游大会第二赛段

让选手又爱又恨的山地马拉松赛道 ——2017中国?代县?雁门关国际骑游大会第二赛段

让选手又爱又恨的山地马拉松赛道 ——2017中国?代县?雁门关国际骑游大会第二赛段

  “太难了,真的太难了”“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抽筋了”“怎么办,我带的8个能量胶都吃完了”“这边风景好美啊,不想骑了,歇会儿拍拍照吧”“又是大上坡!”“加油,还有8公里就到终点了,前面还有一个两公里的大上坡”“什么情况,赛道上怎么有条小河”……如果你今天来到代县雁门关附近,你肯定可以听到这些声音,这是来参加雁门关骑游大会第二个比赛日的选手们发出来的。今天的比赛共有三个组别,其中山地男子A组全程73.1公里,山地男子B组和山地女子组53.2公里。跟常见的山地绕圈赛和山马比赛不同,这是国内第一条常态化山地马拉松越野赛道,起点设在海拔1579米的雁门关明月楼,终点为点将台,逆时针绕圈,全程73.1公里,开创了国内长距离山地赛道的先河。路面包括景区内不规则的砖块地面、柏油路、普通土路、石子路以及穿过赛道的溪流,坡多弯急,海拔累计爬升超过2000米。

  山地男子A组在上午9点30分准时出发,后面的山地女子组和山地男子B组每组间隔10分钟发车。健康中国行”雁门关登山赛也同时从山脚起步,终点均设在雁门关点将台。赛事期间,雁门关内还穿插了大型风筝表演。


▲男子A组从雁门关明月楼发车。

▲巾帼不让须眉。

  在明月楼前发车之后,经过一个短距离上坡紧接着就是一个近2公里的大下坡。地面是不规则石砖,这个下坡中有多个弯道,车手之间的距离被迅速拉开。随后经过修葺一新的雁门关大酒店,之后是双车道宽度的柏油下坡路面,车手时速迅即飙过60。随后迎接他们的是漫长的乡间土路,由乡间小道和碎石路面混合而成。经过几个古村落,就开始了令人几近绝望的山路,有着数不清的上下坡。大部分地形是一边是峭壁,一边是悬崖。这样的赛道,让所有车手大呼过瘾。水平高的如封宽杰、朱俊等人,水平一般的新入门自行车爱好者,都对这条赛道恨得咬牙切齿,却又享受其中,在痛苦的挑战中享受自行车带来的快乐。

  山地男子A组选手经过石板路的下坡,形成朱俊、米九江等四人小集团,高良和米卡落后100米左右,之后是大集团。经过几个大坡的爬升,高良和米卡带头追击,加入前方集团。“山神”封宽杰在发车时位置不好,一路追赶,到河道附近终于追上。过了河道,美利达的朱俊试图强行拉扯,但都被封宽杰和高良追回。最后10公里时,郑凯和米卡搭档突围,朱俊和封宽杰主动追击,高良跟上,随后形成朱俊、封宽杰、高良的三人小集团。雁门关前的巨石路大上坡,朱俊不小心摔倒,大腿肌肉受伤,难以发力,只能咬牙坚持。新晋全运会选手——凯路仕烈风车队的封宽杰以3小时16分14秒夺冠,而美利达挑战者的朱俊以35秒之差获得第三名。迈森兰-四川高校联队的刘杨获得亚军。

  山地女子组和山地男子B组赛道虽然比山地男子A组少了20公里,但难度丝毫不减。前三名被海南琼中奔格内车队包揽,冠亚季军分别是何冲、唐景燕和胡汝。男子B组冠军则被以个人身份报名的陈湘源夺得,亚军是浙江飞龙体育车队的张建国,季军是第一赛段:古城绕圈赛的冠军——哲步中国车队选手武宁。


▲漫漫长路,一切都得靠自己,除了补给,修车工具也是必要的携带品。

▲有令人心畏的上坡。

▲也有陡峭的下坡。

▲盘山路。

▲开阔之处,风景宜人。

▲无尽的摇车。

更多相关
爱彩彩票招商